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医帝凰:误惹邪王九千岁 > 第492章 无价凝珠草
    凰歌好奇地看着夜千丞,心中满是惊讶。

    刚才恍惚之间,她似乎听到了一些什么以前从未听到的东西,可是,又不太分明。

    “你听错了。”

    关于自己的来历信息,夜千丞不确定眼前这个小女人现在是否能够完全接受,所以,短暂的沉默之后,他很快否定了凰歌。

    凰歌歪了歪头,托着下巴,用一双明亮的眸子戏谑地盯着夜千丞。

    刚才,她分明听到这个男人说了什么奇怪的大陆,可是如今转头之间,夜千丞却又不承认了。

    ?不过既然两人之间已经说定了,她就不会再去为难他。

    凰歌轻轻地摇了摇头,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回来之后便一直坐着,浑身都不太舒坦。

    “明日,让寒冰私下去把被楚家为难的那些人救出来,以后自然会有用得到他们的时候。”

    说完,凰歌打了个哈欠,慵懒的伸个腰。

    红彤彤的火光下,她唇角带笑,梨涡浅浅,只是伸了个懒腰,便如高贵的白天鹅般优雅。

    夜千丞目光在凰歌那修长嫩白的脖颈上停留了片刻,心中突然生出一股醋意。

    平日里和这个女人相处最多的,竟然不是自己而是寒冰那个臭小子!

    而且今日,那臭小子竟然用这个女人来威胁自己。简直是不知他自己的皮到底有多厚!

    “你去吩咐他便是了,如今他听你的话可比听本王的要多。”

    夜千丞不悦的冷哼了一声,话语之间尽是不满。

    天知道,这个女人有什么该死的魅力,竟然把他身边衷心多年的两个属下都给弄得死心塌地了?这对他夜千丞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见夜千丞话语之中充满了不悦,凰歌顿时失笑,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含笑瞧着他问:“怎么?不是夫君让他跟着我听我的话的吗?怎么现在反倒生气了?”

    “本王才没有生气。”

    夜千丞愣了一下,立刻否认道。

    他生什么气?反正寒冰和云峰总归要听他的,难道不是吗?毕竟如今这两个臭小子还在外面跪着呢!

    凰歌忍不住笑出声来,眼前的男人分明生气又吃醋,却一脸坚持的不肯承认,这模样不同于他往日的冷漠如冰,竟然有几分可爱呢!

    “这样吧,若是夫君不开心,便把寒冰要回去便是了,反正这臭小子整日里在我这骗吃骗喝,也没有多大用处。”

    凰歌大眼睛一转,盈盈的笑着道。

    “不必,本王才不想养他。”

    夜千丞站起身,傲娇的扬了扬头:“把凝珠草放进书房下面的密室里吧,那里温度比较适宜,另外,一定要多找几块好玉来食养它。”

    “好啦,知道啦。”

    凰歌肉痛的摸了摸手中剔透莹润的玉盒,心中是一百万个舍不得。

    这样的好玉若是放到现代去卖,那必然是天价了,可如今却要被这一株奇奇怪怪的小草给吃掉,简直让她痛心至极!

    带着凰歌带着玉盒和凝珠草往书房的方向走去,夜千丞亦是同行。

    寒冰和云峰可都在书房门口跪着,没有他的命令,这两人是不敢起身的!

    而且,夜千丞也怕若是身边的女人自己过去,寒冰在趁机告黑状!毕竟那臭小子的嘴可是出了名的碎!

    “夫君,这奇怪的小草当真很神奇吗?”

    凰歌心中依旧不舍得,磨磨蹭蹭的询问道。

    “那是自然,等它成熟之后你再服用,至少可提升二十年的功力。”

    夜千丞见凰歌那副小家子气的模样,轻轻地摇了摇头,抛出一个让凰歌震惊的大料来!

    若是他再不放出些这凝珠草的底细,恐怕这个女人要悄悄的扔了草,只留下玉盒了。

    “二十年?此话当真?”

    凰歌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置信的看着夜千丞问。

    如果夜千丞说的是真的,那她手中这棵紫色的小草恐怕要遭到武林人士的哄抢了!

    毕竟,时间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对于一个习武之人而言,二十年的功力更加不是钱财能够衡量的!这凝珠草若是真的能让人增加二十年的功力,那简直就是无价之宝了,区区几块好玉,又算得了什么?

    凰歌兴奋的盯着夜千丞,大眼睛中满是期待。

    “那是自然,本王什么时候骗过你?”

    夜千丞挑了挑眉,声音低沉地道。

    “夫君,你对我真好。”

    凰歌往夜千丞的身边靠了靠,做小鸟依人状:“这么厉害的东西,夫君竟然送给了我!我以后一定勤学苦练!不辜负夫君的期望!”

    凰歌睁着小鹿一般湿漉漉的大眼睛,信誓旦旦的保证!

    “如此便好。”

    夜千丞略微点了点头:“此草大概还需要半年时间长成,你一定要妥善保管。”

    凰歌拼命的点头,心中开心不已。

    若是夜千丞说的是真话,那么等到半年后,她便能成为绝世高手了!嘻嘻嘻,想想就让人觉得激动呢!

    “王爷,属下知道错了!”

    凰歌正在抱着玉盒子幻想自己成为武林高手之后的场景,却突然听到一道可怜巴巴的声音。

    她一低头,只见寒冰和云峰这一对难兄难弟,正跪在地上。

    云峰倒是还好,脊背挺直地跪在地上,头微微低着,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像是正常的罚跪。

    至于寒冰吗,歪歪扭扭地趴在地上,正可怜兮兮的看着路过的夜千丞和凰歌。

    “他们这是。

    凰歌有些意外,指了指寒冰和云峰问。

    夜千丞倒是不怎么罚人,怎么今日倒是让两人跪在院子里了?

    “你不用管。”

    夜千丞冷冷的扫了一眼寒冰,吓的寒冰顿时挺直了身体。

    今日是他太过放肆了,王爷和王妃娘娘平日里待他们过于好了,竟然引得他刀尖上起舞悬崖边疯狂试探,如今被罚跪罚到腿脚发麻,寒冰才后悔不迭!

    “王爷,属下真的知道错了。”

    寒冰声音哽咽,低头抹泪道:“都是属下太过放肆了,属下以后再也不敢了。

    说完,又拿着一双柔的通红的眼睛看着凰歌:“王妃娘娘,你倒是替属下说句话呀。

    云峰狠狠的瞪了寒冰一眼,在心里骂道:没出息的东西!

    “夫君,要不先让他们起来?”

    凰歌尴尬的笑了一声,瞧着夜千丞:“明日我还得让寒冰去办事呢,要是跪坏了腿,岂不是坏了我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