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西游之祸乱三界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金玉良言
    茫茫大雪山之中,有一座建在山上的布达拉宫,乃是吐蕃所有百信心中的神圣之地。

    然而今天,这坐宫殿的女主人,却是十分的激动,一大早便站在宫殿顶层,视线最好的窗户,朝着下方观看。

    旁边贴身侍女道“王后!不用着急,信使说母国使节近日会到,那么今日就一定会到。”

    “我不是担心今日会不会到,我是担心如今赞普偏信莲花生大师,想要对母国用兵!我不想看到赞普与母国兵戎相见!”

    “王后放心!母国使节这次过来,必定是来和议的!”

    “希望这次和议,能有一个完美的结果吧!”

    拉萨城中,有一个生意很好的酒楼,正式如今开遍大唐各处的炸天帮酒楼。

    只不过这一处酒楼比起其他的地方要小一些,因为这儿的房屋,铺遍比较低矮。

    黄朗,原名黄二狗,他本是一个无父无母的乞丐,可是再一次炸天帮酒楼,招收学徒的时候,为了吃一口饱饭,他鼓起勇气,去参选。

    没想到,还真被选上了。

    随后他认真刻苦的学习厨艺,还受到了吴艳祖大掌柜的青眼,在五年前,大掌柜说要在拉萨开设分店的时候,大多人都争先恐后,他也踊跃报名,最后被选中了,来到拉萨开设炸天帮酒楼分店。

    一晃便是五年过去了,炸天帮酒楼也在拉萨扎下了根,黄朗也取了一个拉萨的美人儿。

    但是每年都会跟随商队回一次长安,一来学习心的厨艺,而来汇报拉萨的情况。

    今日他正如同往常一样,高兴地数着银钱。

    突然店门口走进来两人,一个十分高大壮硕,一个身材高挑,玉树临风。

    门口的店小二,照例引领着两人去拜见智胜佛画像。

    只是这两人拜了以后,却不去入座,而是来到黄朗的柜台前,拿出一面漆黑的木牌,上面雕刻着一个“炸”字。

    黄朗见了,连忙道“二位贵客请跟我来!”

    黄朗带着两人进了后院。

    一入座,黄朗便给两人奉上两杯酥油茶。

    “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吴大掌柜算是我师兄吧!”

    “那小的便称呼您为公子吧!”

    “可以!”狄仁杰点了点头,尝了一口酥油茶,立马就吐掉了!

    黄朗见了道“这酥油茶与长安的茶有些不一样,不过确实这边的礼节!”

    “我从小都是和蟠桃汁长大了,长安的茶也没怎么喝!”狄仁杰摇了摇头道“说正事儿!最近那宫殿可有什么异动?”

    黄朗听了,拱了拱手道“回公子话!小的经常受王后邀请,前去宫中主持宴席,因此到时得知了一些异动。”

    “数月前,有一诶叫做莲花生的大师来到拉萨,被赞普奉为上宾,但是王后却是有些不悦!

    我曾与王后侍女打听情况,听说这位莲花生大师,正在游说赞普趁十八王之乱,对大唐用兵!

    我也正打算在前几日,就与今年大雪封山前,前往大唐的最后一支商队,赶回长安,将这个消息传回去。

    但是,却听到有大唐使节过来,便没有取消了回长安的计划。”

    说到这儿王朗又看了看两人道“莫非二位就是大唐使节?”

    狄仁杰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们便是此次使节,你还有什么情况要补充的吗?”

    “据说这位莲花生大师身边,有一位干瘦的护卫,很是厉害,刚一来,便已经降服了许多在吐蕃作孽的妖王,而且有传言说,那些妖王一个个都死相极惨,好像被吸干了精血元神而死!连魂魄真灵都不在了!”

    狄仁杰若有所思,随即又道“你今日见过我二人的事情,切不可传了出去,不然,你会很危险!”

    “黄朗明白!”

    “你做的很好!现在你的法术修为已经有了小成了吧!这是一枚三百年的蟠桃,对你的修行多有助益,今日便赐予你,算是对你的奖励!”

    “谢公子!”黄朗激动地接过蟠桃,躬身拜谢,只是等他起身之时,已经不见两人的身影。

    日上中天的时候,有一堆人马进入了拉萨城。

    前面有一队吐蕃骑士开道。

    为首的,是一位长相英俊的白衣男子,这白衣男子手持竹杖,其上有牦牛尾装饰。

    旁边一人身材壮硕,却不骑马,而是在白衣少年旁边,步行跟随。

    两人身后,就是一队大唐特有的黑甲骑士。

    刚刚用完午膳的王后喝茶,就看见一个侍女,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只是这侍女在看见赞普之后,便放满了脚步,走到王后身边。

    王后见了,便起身道“赞普!妾身先回房了!”

    “王后慢走!”松赞干布笑着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一个士兵来到松赞干布面前道“启禀赞普,唐国使节来了!”

    “嗯!”松赞干布点了点头。

    大殿之内,松赞干布坐在主位上。

    右首坐的是禄东赞。

    左首做的是狄仁杰与李元芳。

    “二位使节,所为何来?”

    “是给赞普送大礼来了!”

    松赞干布听了看了看旁边的禄东赞道“大礼?在哪儿呢?”

    狄仁杰笑道“所谓大礼并不一定是金银珠宝,翡翠玉石,也许是一个承诺!也许是一桩买卖!也许是一方百姓的温饱,也许我是一代王朝的兴衰!

    跟这些比起来,小小的金银珠宝,翡翠玉石又算得了什么呢?”

    松赞干布听了似笑非笑,旁边的禄东赞听了却道“我吐蕃人纯良朴实,说是大礼,就必定是金银珠宝,牛羊马匹,可不会想唐人一样,之事一副嘴皮子!如此敷衍,只怕是会被当作骗子,打出门去!”

    “大人说笑了!我唐人有一词叫做金玉良言!便是说一句好话便如同金玉一般珍贵。

    因此,不见得一副嘴皮子就一定是骗人!并且,大人同样也有一副嘴皮子,难道大人也曾骗人?”

    禄东赞听了,眼中露出了郑重之色,松赞干布也对这个风度翩翩的英俊少年郎,收齐了轻视之心。

    “那不知使节的金玉良言是什么?”禄东赞问道。

    “本官的金玉良言,便是日后吐蕃百姓,将有香喷喷的大米饭吃!不会再饿肚子!”狄仁杰道。

    “仅是如此?”禄东赞眼神一冷。

    狄仁杰嘴角一勾,看着禄东赞微笑道“大人!请问身为一国之君王,第一要务是什么?”

    禄东赞想也不想道“当然是造福百姓,使国家强盛!”

    “那百信的愿望有事什么?”

    “吃饱穿暖!家庭美满!”

    “如此有了香喷喷的大米饭,百姓不在饿肚子,算不算是利国利民的金玉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