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透视高手 >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对峙
    “我不会听错,来的人数应该有十多个。”楚江脸色难看的盯着药女菲比,目光中寒芒闪过。

    “你怀疑是我叫来的?”瞧着楚江的表情,药女菲比俏脸顿时一怒,“我若要害你,你虽然很厉害,但是也早死好几次了!”

    望着药女菲比那不似作假的愤怒,楚江眉头紧皱,迅速转过身,打开石盒,发现是一张小羊皮,他也不细看,随意将里面的东西放进口袋。其实他很想纠正一下下,如果他要对菲比下手的话,她也早死好几次了。

    “看来是那一支采药队,他们全副武装的话,如果在空旷的地方倒没什么,挤在这个山洞里面就有点危险了。”楚江的双眸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有点凝重道:“他们进来了。”

    听着楚江的话,药女菲比急忙将目光投向石门处,果然是听见脚步声越来越响亮。

    “呵呵,菲比,多谢你们带路了,看来我得到的这消息,果然不假啊!”

    十几道人影,缓缓的从门外的黑暗中行进,熟悉的淡淡笑声,在石室内,得意的响了起来。

    “汉弗莱!”

    听着这声音,药女菲比顿时银牙紧咬,看来被楚江猜对了。漆黑的石门处,十几道影子,缓缓从门外的黑暗中行出,最后将石门堵得死死的,他们个个全副武装,n口都对准了楚江二人。

    一道人影从后面走出,最后在月光石的照耀下,露出了其面目,就是那支草药队的队长汉弗莱,一个脸上有一条深深的伤痕的硬汉形象。

    目光先是在石室内部的几堆金光闪闪的金银珠宝上扫过,汉弗莱眼中掠过一抹贪婪,舔了舔嘴,视线瞟了瞟那已经被楚江两人打开的石盒,以及被菲比采光的瓶瓶罐罐,不由微笑道:“呵呵,打扰两位了!”

    在他眼中,金银珠宝是他的了,打开的两个石盒的东西也他的了,被菲比采光的草药也是他的了。

    只是如果他知道那一片紫蓝叶被楚江吃到肚子里面的话,也许会气得吐血。作为整天出入在死亡之地萨玛亚丛林的采药队队长来说,他首先是一个先天的巅峰高手,其次更加懂得一片紫蓝叶的作用。

    楚江淡淡瞥了一眼身旁柳眉倒竖的药女菲比,心头完全释然了,看来这个汉弗莱早已经发现某些端倪,在这次采药的过程中一直偷偷跟踪菲比。

    “你偷偷跟踪我?”菲比狠狠道。

    “算不上偷偷吧,因为我早知道你这次进萨玛亚丛林会进入某个山洞。”耸了耸肩,汉弗莱含笑道。

    “你是如何得知的情报,这件事我只与我的助手莉莉提过,你你收买了她?”药女菲比俏脸上先是闪过一抹疑惑,紧接着迅速愤怒了起来。

    “呵呵,那女人挺傻,不过是随便一点花言巧语,便是乖乖的把什么东西都说了出来。”汉弗莱微微一笑,却并未否认药女菲比的猜测。

    “你这个混蛋!”柳眉倒竖,药女菲比叱骂道。

    “抱歉,对于你们自由的采药者,我们采药队都进行了秘密的监控,谁发现了重大的秘密,或者得到价值连城的宝贝,如果不主动献给我,就得死。譬如说伊洛,倍基他们可不是无缘无故失踪的。”汉弗莱淡淡地道,仿佛在说一个遥远的,跟他毫无相关的故事。

    “他们都是你下手的?”药女菲比瞪大眸子,充满震撼于愤怒,因为这些自由采药者中也有她的朋友。

    “把东西交给我吧,药女菲比,我对你的感情,你应该很清楚,只要你跟着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目光泛着深情的盯着药女菲比。汉弗莱声音缓缓的变柔了下来。

    “跟着你我现在和你说话,都觉得恶心。”红润的小嘴挑起嘲讽,药女菲比的声音,颇为刻薄,汉弗莱收买她身边人的举动,已经得她极为地愤怒,想不到这几年神秘消失的几个自由采药者竟然都是遭受汉弗莱的毒手,于是她愤怒到了极点。

    笑了笑,汉弗莱眼中掠过丝丝阴冷。轻声道:“没关系。我会把你强行留在身边地。”说完。汉弗莱将目光转移向了一旁沉默地楚江,含笑道,“这个愣头青应该就是某一个国际的某一个兵王吧,好好的竞赛你不参加,偏偏要蹚浑水,你今天注定永远留在这里了。”

    “你以为有十多把n,就可以为所欲为吗?”眯了眯眼睛,楚江讥讽着摇了摇头。

    “不敢说为所欲为,但是杀你绝对够了。”微微一笑,汉弗莱地笑容中,杀意凛然。

    “汉弗莱,你敢?!”药女菲比咬牙切齿道。

    “把东西乖乖交出来,或许我会给他一个全尸,至于你呢,还是乖乖做我的女人吧,以后采药的事儿就交给我了,你就在家里享受生活。”双臂抱着胸口,汉弗莱狂笑道。

    楚江眼神虽然有点凝重,但是样子还是挺从容的,他淡淡瞥了一眼洞口的阵容,略微盘算了一下。

    汉弗莱抱着膀子站在石门中央处,满脸戏谑的望着洞中的楚江,心头忽然有种猫戏老鼠的n。

    “能来到这个丛林的兵王在你们国家都有着一定分量吧,并且在外面还有几个同伴吧,所以无论如何,今天绝对不会让你走出去。”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手臂,汉弗莱微笑道,他做人的宗旨就是如此,不管日后招惹到什么人,若是有机会,一定要赶尽杀绝,绝对不能给对方留下任何一丝死灰复燃的报复机会。

    “你是不是太高看你自己了,难道你不知道我们能来到这个丛林参加竞赛,本身就是一个顶级的存在吗?”楚江抬起眼皮,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丝丝杀气,他距离汉弗莱不足十米,绝对有信心来一个擒贼先擒王,只是担心在他出手的时候,药女菲比会被汉弗莱的手下射中。

    就在楚江心中思量着如何突困时,那背在身后的一只手掌忽然一动,似乎有着什么东西,被悄悄的塞了进来。

    眼眸微眯,楚江不着痕迹的握了握手掌,眼角随意的瞥向紧贴着身旁的药女菲比。

    “这是先前地催眠药粉。”药女菲比红唇微微蠕动,细微的声音,传进了楚江耳中。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