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青枝的佛系种田系统 > 第二十八章 偶遇朱姑娘
    作为一个文明社会独立自主的成年女性,青枝非常成熟地道“其实你才傻。但是让我们理智一点,不要再争论这个话题,我还要赶着去丽山镇呢。对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律子川道“我要去丽山镇随便逛逛。”

    他说完就大步朝着丽山镇方向走去了,青枝赶上去笑道“那就一起走好了,有个人聊天没那么无聊嘛!”

    毕竟要走一整个上午的山路呢。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中午时分赶到了丽山镇,一路上不时有人打量律子川。

    实在没办法,这件亮宝蓝色的衣服也太……‘闪耀’,非常符合陈氏常说的‘年轻人要穿得鲜艳些’这一精髓。

    律子川本来就肤色白皙,宝蓝色衬得他皮肤白的像白玉一样,墨发黑得发蓝,双眸也比平日更深了。

    长得好的人稍微一打扮,杀伤力蹭蹭蹭往上涨。

    青枝笑眯眯地走在律子川身旁,享受丽山镇小姑娘们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光。

    律子川斜了她一眼,好奇道“你高兴什么?”

    宋青枝笑嘻嘻道“高兴你长得好看啊!”

    律子川又说了一句傻,但是脸上完全没有不开心的样子。

    两人去布店,青枝买了一大块最柔软的棉布,做一家三口的底衣差不多够了。

    买完想起二妞上次说南点铺的玫瑰松子酥特别好吃,青枝踌躇着要不要去买。

    宋村人现在虽然银子多了些,可是全村只有二妞家心大,敢这么不要命的花,竟然敢买高级糖果吃,跟现代买进口巧克力似的,村中已有好几个大娘委婉地指出此事不妥了。

    青枝想到在腐国机场买的外国巧克力好像真的要比楼下超市买的好吃些,突然下定决心,非常坚毅地朝着南点铺走去。

    律子川被她身上那种视死如归的气势吓了一跳,温和道“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别担心。”

    ……不是,大哥你不要张嘴就是霸总金句好不好?我这心脏受不了。

    宋青枝正色道“我喜欢自己赚自己买。考虑、计划、舍不得、最后下定决心买这一整个的过程,每一步我都喜欢,你个扶贫办的别给我整得只剩最后一步。再说,老子现在有钱了!”

    宋村富婆·青枝蹭蹭蹭往南店铺走去。

    律子川虽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也大概明白她这是要去买什么贵重东西,跟了上去。

    过年期间,丽山镇所有的点心铺子都非常繁忙,街面上还支出来许多小摊,专做点心生意。

    毕竟过年嘛,大家都想吃点精细的。

    但这南店铺,还真是一言难尽的安静呢。

    只有宋青枝与律子川两个客人。

    而且酥糖都是包好装在的精致大红纸袋里面,青枝不知道哪个口味是哪个。

    正要开口询问,身后一个颐气指使的声音道“店伙,桂花的和玫瑰的,一样给我们小姐拿一包!快点!”

    这声音的主人一边低声抱怨‘怎么有奇怪的村民在这里’,一边扶着她家小姐,要走到那边椅子上坐着等。

    走过青枝两人身边时,这丫头被亮宝蓝色刺到,看了律子川一眼,这一看不打紧,竟然倒吸了一口冷气,寂静的店铺里清晰可闻。

    宋青枝……不是吧这位姑娘?竟然被美颜震撼到这个程度?你好歹也是城里人……有出息一点啊喂!

    那使女在小姐耳边低声说了什么,青枝好奇,回头看了一眼

    妈蛋是那县令家的女儿!

    宋青枝想也没想,凭直觉扯住律子川的胳膊就把他往外拉,一定要他远离白富美!

    还好律子川没抵抗,两人蹭蹭蹭就往外走。

    都快走到门外了,突然听见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迟疑地叫了一声“子川哥哥?……”

    宋青枝石化了,这两人认识?!妈蛋那我算什么?

    恶毒无脑女配……吗?

    律子川头也不回,只冷冷道“你认错人了。”

    这……这样翻脸无情的渣男做派,小律你不是这样的人!你可以更好的!

    但是我心里好开心怎么回事?!

    宋青枝正要路见不平一声吼,对那朱姑娘说明这就是真的、活的律子川,胳膊一紧,被他抓住拖出了门。

    朱姑娘追上来,又焦急又温柔地道“我不会说出去的!对爹爹我也不说!你放心。”

    这个姑娘不仅是个白富美,脾气也好,还有点傻傻的,而且律子川不理她,青枝立即对朱姑娘印象非常好,非常想和她做朋友。

    律子川抓住宋青枝的胳膊一阵疾走,两人很快就把南店铺甩在身后。

    想到他碰到朱姑娘是因为自己想买高级酥糖,宋青枝有点不好意思,问道“那个……被认出来,你没事吧?”

    好像很重要,不然朱姑娘为什么要追上来保证不说出去?宋青枝毕竟也是看过很多权谋宫斗连续剧的人。

    律子川好像沉思被打断一样“嗯?哦,没事,只是少不得被沈叔埋怨几句罢了。”

    又对青枝笑道“我与沈叔可能很快会搬家。”

    宋青枝突然立住脚,呆呆问道“会搬得很远吗?”

    朱姑娘住在丽山镇,要避开她需要搬离丽山镇吧?

    可是宋村几乎没有人去过丽山镇之外的地方,她大约也不会。

    律子川想也没想,爽快道“不会。”

    那就好那就好。

    宋青枝见律子川脸上没有什么担忧神色,又高兴起来,凑过去问道“你干嘛要躲着朱家呀?”

    律子川想了一想。

    宋青枝正要让他不方便就别说了没事的,律子川已经开口“我父亲从前是镇守大周与蕃国边界的将军,十年前蕃国进犯,他带兵追击而去,却从此下落不明。”

    宋青枝生于和平年代,心中钦佩律将军这样英勇报国的人,正要赞叹,律子川又道“他朝中政敌趁机污蔑他投靠蕃国,陛下降罪,要满门抄斩,沈叔弃了身家性命,救了我出来。朱县令做梓州知州时与我家交好,只是我没想到隔了十年,朱姑娘仍能认出我来。”

    宋青枝急了,这他喵是生死大事啊!妈蛋别说了快回家吧,快点卷起细软跑路啊!

    她拖着律子川就要回宋村,律子川笑道“暂时没事的,你先逛完再说。”

    宋青枝不耐烦道“不逛了不逛了!快走吧!”

    妈蛋没心情逛,全部打五折也没心情逛了,满门抄斩这种事真是吓死个人。

    两人正往镇外走,突然听见后面传来一大帮人急匆匆跑来的声音,宋青枝腿一软,紧紧抓住了律子川的宝蓝色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