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四皇子殿下也在风头之中,若是娘娘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支持四皇子的动作,相信四皇子就危险了。

    “这一次皇后娘娘是动真格了,扳倒了皇贵妃,别的皇子不成气候,唯一的敌人只有二皇子殿下了。”

    宫女正说着时,另一个太监走了过来。

    “娘娘,大公子来了。”

    “狂儿来了?”

    “姑姑。”

    柳轻狂从门外走了过来,如春风拂过,微微一笑,“外面都已经翻了天,没有想到姑姑这里倒是清闲?”

    “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想来本宫清闲的日子应该也到头了。”

    “姑姑说得哪里话,侄儿是带好消息来的。”柳轻狂跟以前相比没有那些病弱的气息之后,整个人就像是开了风的宝剑一样,在草堂之中开始站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他虽不掺合在那些事情之中,但是因为有一个姑姑是慧贵妃,他也逃不了。

    “什么好消息?”

    “想带姑姑出去散散心。”

    慧贵妃轻轻一笑,“得了吧,平时空闲的时候不见你带我出去散心,现在风雨欲来的时候却带我出去散心,说吧,想求我帮你做什么?”

    “还是姑姑最疼我,最懂我。”

    “贫嘴。”

    柳轻狂走到了她的面前,替她拿着肩,“我想求姑姑帮我救一个人。”‘

    慧贵妃眉心一跳,“不会是闲王吧?”

    “不是,是皇贵妃。”

    “皇贵妃?”慧贵妃不解的回头,“你怎么跟大皇子那边有交情了?”

    “六皇子一家独大可不好,只有六皇子跟二皇子在的话,咱们就会引火烧身。”柳轻狂淡淡的说着,“为了保存表哥,咱们要让大皇子重振旗鼓。”

    慧贵妃这个时候脸色变得非常的严重,只有关于自己的儿子的安危,向来不会拒绝。

    “事情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

    “大皇子遇刺就像是一切的开端一样,已经完全的乱了套,到现在为止,幕后凶手是谁都还找不到,陛下又中毒,昏迷不醒。在这一团乱之中,只能让情势更加的混乱,绝对不可以清明,否则是鱼是水大家都看得明白,那多危险?”

    “你就不怕有人蹭水摸鱼?”

    “我们不是鱼,不怕人摸。”

    柳轻狂轻轻的说“姑姑,不为别的,为了表哥,你就帮我一次,皇后一家独大绝对不行,皇贵妃身为炽国公主,是唯一能控制皇后的人。”

    慧贵妃勾了勾唇,目光轻闪,“不,唯一能够控制皇后的人并不是皇贵妃。”

    柳轻狂眉心一跳。

    慧贵妃用一种怀疑的目光打量着他,“看来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弄来弄去,还是想救闲王?”

    “姑姑……”

    “行了,我还不了解你?先说清楚,人家闲王是男子,我柳家可出强盗杀人犯,不可断了香火,你自己要掂量清楚!!”

    “姑姑……我与闲王只是君子之交,怎么到了你那就成了断袖之交?”

    “我这是预防于未然,我柳家任何人都可以是断袖,你不能,你还要连续柳家的香火。”

    柳轻狂委屈低头,“凭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