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皇纪 > 第二千零六章 刀光剑影!
    “你……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安轧荦山有些慌乱道。

    他真的有些慌了!

    他能看到龙气?

    这怎么可能?

    高尚不是说过,只有未来的真龙天子,以及秦汉已经绝迹的望气士才能看到吗?!

    “嗤!”

    安轧荦山脚下慌乱,一个失神立即被王冲凌厉的剑气刺中了肩头,然而只听裂帛的声音,安轧荦山的肩头只是一片衣帛裂开。中了王冲如此凌厉的一剑,他居然毫发无伤,就好像那一剑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挡下了一样。

    “在本王面前,你还想装傻吗?两年前让你逃了一命,今天我就索性杀了你,彻底解决你这个祸患!”

    王冲冷声道。

    犀象之怒!

    王冲脚下踏斗步罡,一个回身,第三招攻击接踵而至。

    这一招表面施展的是战舞中的犀象之怒,但实际上却是王冲的诛戮苍生。

    这一剑危险至极,也凌厉至极,哪怕是帝国大将也难以抵挡。

    “轰!”

    安轧荦山被一剑击中,身躯狼狈,连连后退,但这一剑依旧是安然无恙。

    看到这一幕,王冲终于皱起了眉头,苍生鬼神破灭术在众多功法中杀伤力最大,特别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淬炼,苍生鬼神破灭术的威力又增加了不少,即便受到世界之力的压制,威力只有七成,但也依旧极其惊人。

    就凭安轧荦山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毫发无伤的硬接下来。

    法器!

    电光石火间,王冲脑海中掠过一道念头,很快,王冲目光一扫,立即定格在了安轧荦山右手大拇指,食指,无名指上戴着的造型古朴怪异,不知道由什么材料做成的黑色戒指上。

    安轧荦山上身短衣,下身蓬松的大裤子,中间肚皮裸露,根本无处藏东西,唯一可疑的,也就只有他手戴的这三枚戒指了。

    犀象和鸣!

    王冲踏斗步罡,走乾位,过离位,反手之间又是一剑狠狠的斩向安轧荦山。

    “轰!”

    这一剑斩出,整个花萼相辉楼前,空气锐啸,仿佛山崩地裂一般,而整个大殿上空,也被王冲一剑剖成两半,露出一道笔直的,足有几十丈高的巨大空痕。

    确定安轧荦山的力量来源,王冲终于不再留情——

    “啊!”

    看到王冲那骇人的一剑,大殿四周发出一阵阵惊呼,所有人都被王冲这恐怖的一剑惊住了!

    “轰!”

    面对王冲这骇人的一剑,安轧荦山神情慌乱,终于被激发出了潜能,他的右手一轰,一股磅礴的罡气如同巨浪一般,从右手三枚黑色怪异的戒指中迸发而出,阻挡住了王冲这恐怖的一剑。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无匹的剑气和罡气席卷四方,震的整片大地都在微微颤动,如此声势,早已把所有文武百官以及胡邦使者都镇住了。

    这哪里还像什么节目表演,分明已经是搏命了!

    “陛下,这……”

    大殿上方,高高的宝座旁,头发花白的老太监看了一眼身旁的“圣皇”,欲言又止。

    这么多的诸国使者在,又有文武百官在场,两位帝国的重臣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下大打出手,恐怕终归有些不太妥当。

    “让他们继续!”

    然而一个声音传入耳中,让老太监瞬间呆住了。

    “圣皇”端坐宝座上,盯着场中的王冲和安轧荦山,眼睛连眨都没眨一下。

    他的神色冷峻,声音更是极度的冷静。

    “没有听到吗?异域王可是给朕献的秦汉时的战舞,是中土神州正统的武将之舞,而安轧荦山献给朕的是胡人的胡旋舞,两个人的理由都很充分,朕有什么理由阻止和拒绝?!”

    身为皇室正统,接受过深厚的正统教育,“三子玄”几乎是在第一眼就认出了王冲施展的战舞,这也是他不曾阻止的原因。

    “杀吧!朕等着你们呢!”

    “圣皇”高坐上方,一双龙目掠过阵阵越来越浓重的杀机。

    “轰轰轰!”

    而场中,“圣皇”不阻止,王冲就更加没有停止的意思,只要能够杀掉安轧荦山,王冲已经根本不在意其他。

    就算万国盛宴又如何,就算“圣皇”震怒又如何?

    安轧荦山此人必须死!

    面对王冲凌厉,凶狠,霸道无比的攻击,安轧荦山也不得不施展出浑身解数,全力应对。

    如果说之前安轧荦山还多多少少有些藏拙,甚至连崔乾佑,田承嗣都不知道安轧荦山的具体实力的时候,那么现在面对这位大唐异域王,安轧荦山已经不得不施展出浑身解数。

    轰轰轰!

    安轧荦山浑身罡气滚滚,和王冲的剑气不断的撞击在一起。

    “军师大人,怎么办?”

    大殿边缘,崔乾佑猛地扭头,望向了高尚,神情紧张不已。

    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对安轧荦山极为不利,王冲的插入已经完全打乱了众人的计划,再这么下去,主公肯定受伤无疑。

    所有的计划都是由高尚安排,如今情况生变,崔乾佑只能指望高尚。

    “不要慌。”

    一个冷静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高尚盯着战场中的两人,突然开口:

    “王冲想要击败……都护大人,根本没有那么容易,四周就是万国使者以及文武大臣,如果两人威力全开,必定会伤及到他们,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陛下绝对不会坐视不理!你们没有注意到,圣皇一直在注视着两人?”

    崔乾佑和田承嗣怔了怔,下意识的朝着大殿上方看去,看到“圣皇”的神情,两人顿时都怔住了。

    “‘圣皇’对异域王早有不满,绝非虚言,只要王冲出现疏忽,或者主公受伤,这就是‘圣皇’对付他最好的理由!现在的情况,如果利用的好,说不定主公反倒可以用来对付异域王,提前替我们除去一个对手。”

    高尚道,他的目光锐利,神色冷静至极。

    一旁,崔乾佑和田承嗣闻言,顿时呆住了,两人只看到主公吃紧,根本没有留意到这方面。

    “不过这一切绝不能做的太明显,所以主公绝不能败得太快。”

    高尚冷静道,他的眼中光芒闪烁,瞬息间不知道多少谋划从中一掠而过。

    “最重要的是,你们没有注意到吗?主公吸收……并没有停止。”

    高尚压低声音道。

    “龙气”二字他并没有说出来,但是崔乾佑和田承嗣立即就懂了。

    众人这一次入京,并不是为了对付王冲而来,而是为了窃取中土龙气,那才是更重要的目标。

    王冲虽然步步紧逼,但事实上,即便是处于目前这种极其不利的情况下,安轧荦山也依旧在源源不断的汲取龙气。

    高尚看不到龙气,但是却会先天数术,也会观星之术。

    自从行动开始之后,代表安轧荦山的命星就在不断增强,只是在王冲插手之后,稍微减缓了而已。

    为了这一次的行动,他筹划许久,恐怕这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错过这次,以后再想这么堂皇正大的窃取龙气,绝不可能。

    ——身为边陲大将,绝不能随意擅离驻地!

    高尚虽然没有料到王冲的出手,但是早已预料到了在行动过程中出现的种种疏漏,也为此做出了万全的准备,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绝不会打扰到龙气的窃取。

    龙蛇起陆,天地换主,新旧真龙狭路相逢,这是何等重要的大事,多少谋士,术士抛头颅,洒热血,倾尽毕生心血,想得而不可得,他如今好不容易得到这样的机会,怎么可能放弃,又怎么可能让它轻易的失败?

    “异域王,你阻止不了我们!为了这一刻,我准备了那么久,如今大势已成,你以为能被你轻松的一人一剑就破坏掉吗?这一局,你其实已经输了!”

    高尚目光熠熠,紧盯着场中的两人:

    “大都护,既然异域王难得入场,盛情作陪,都护大人就不必客气了,千万不要堕了威风,让圣皇失望!”

    高尚突然张口,高声道。

    而另一侧,安轧荦山原本正在王冲的攻击下“苦苦支撑”,但是听到高尚的话,浑身一个激灵,仿佛突然之间清醒过来。

    眼见王冲又是一剑凌厉绝伦,铺天盖地的朝着自己劈了下来,安轧荦山心中震动,突然也激发出了一股凶性。

    “王冲,你不要欺人太甚,真以为我怕了你吗!”

    安轧荦山眼中,陡的燃起一抹凶光。

    “轰!”

    声音未落,他的脚下猛然重重一踏,刹那间,大地震动,四面八方,无数白玉石板铺成的地面瞬间崩碎,被雄浑的罡气卷入到半空当中,化为一道“飓风”,包裹住两人,然后狠狠的朝着王冲压去。

    “轰轰轰!”

    一刹那间,烟尘和碎石弥漫,将安轧荦山和王冲的身影团团包围,也同时隔断了众人的视线。

    “警告!”

    “宿主的举动并没有截断龙气的衰减,宿命之敌继续窃取中土龙气,惩罚性扣住宿主二十万命运能量点,后续惩罚还在陆续计算中!”

    电光石火间,突然,命运之石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听到这个声音,王冲霍的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