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只鲲 > 第166章 窥伺军机
    由于叶湘伦伤势不轻,暂时不能操持全音符飞行,于是三人决定就地驻扎,等叶先生养好伤势后,再朝寿春进发。

    三人刚驻扎下不到半个时辰,便听到车轮辘辘,却是镖师的车队前来拜谢,叶辰代表叶湘伦表达了“举手之劳,不足言谢”之意,在车队的盛情谢意之下,叶辰手下了镖师路途预备的干粮和食材。

    经过叶辰这位美食家的膳食调养,叶湘伦只用了两日便基本恢复正常。

    “叶辰,你去前方打探一下,此地距离走出陈梁还需多少音程?”这日叶湘伦吃完美食,叮嘱叶辰道。

    “怎么,叶先生已经等不及了?”叶辰好奇问道。

    “我感觉我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意念调动之下,八十八枚全音符如同一座金山一般跳动在叶湘伦的头顶,随着意念而动,全音符又瞬间收到意念之中,“于路之上,再加以调整,我想,不出旬日,比能回复巅峰状态。”

    “叶先生不要太牵强,此时距离二星音符降落,还有将近一月时间,凭我们的行进速度,必能在二星音符降落之前,抵达寿春。”叶辰宽慰道。

    “此事我已知晓,只怕途中有变,你快速去速回,别耽误了今日的行程!”

    听到叶湘伦的催促,叶辰不再废话,操持古琴望前方飞驰而去。

    叶辰走后,叶湘伦解下自己的古琴,弹奏一些轻柔的曲调来调理自己的全音符,全音符在这样缓慢的曲调下,果然愈发透出生机。

    在此次与芈泽和长髯琴师的对敌中,叶湘伦这才感受到全音符琴师和二星琴师的差距,即便他们之间仅仅只差了一步二星音符的收取,但这种差距正如长髯琴师所说的,二星琴师和全音符琴师完全是两个台阶。

    正是如此,才促使叶湘伦愈发想要收取二星音符,但直到现在,他还不能确定,自己的修炼方式,是否可以顺利收取二星音符,即便收服二星音符之后,自己的能力是否可以达到一个质的提升。

    遥望着远方,叶湘伦耳中回荡起芈泽所说的一句话,二星琴师最多只能有四名琴师能够成功收取二星音符,而潇湘宗却有十名全音符大圆满琴师。在加上这次二星音符大会恰值南国战乱,叶湘伦隐隐担忧,这次二星音符大会不会那么顺利。

    时间斗转,日将西斜,叶湘伦和陶谦两人在山岭之中等候叶辰足足有两个时辰了,也不见叶辰归来,叶湘伦焦急的望着远方道:“这家伙该不会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叶先生放心,这家伙不是个吃亏的主儿,即便遇到危险,他也会有办法逃离,我倒担心他会不会是迷路了?”看到叶湘伦有些担忧,陶谦起身立于叶湘伦之后道。

    两人正在担忧之际,只见远方天际一点明亮的金光闪烁于茫茫山岭之上,从金光不断变换的轨迹来看,应该是一名琴师踏驰音符圆盘赶路。

    “应该是叶辰先生来了!”陶谦伸手挡住西落的余晖,极目远眺道。

    “这家伙真是的,只是让他探探路,这一去就是两个多时辰!”叶湘伦登高而望,见那点金光越来越大,从金光上盘坐的身影来看,应该是叶辰无疑了。

    “叶先生,陶谦,让你二位久等了,哈哈哈哈!”叶辰与叶湘伦二人仍然相距很远之时,两人便听到叶辰开怀的笑声。

    “消息打探的如何,竟然这么开心?”看到叶辰的音符圆盘疾速略过山头,落足两人跟前。叶辰脸上露出当爹一般的喜悦,叶湘伦好奇问道。

    “此地距离陈梁边界不足一日音程,等过了陈梁,便是楚国的附庸国了!”叶辰收起古琴,仍掩不住脸上的喜悦继续道,“先生可知,叶辰又晋级了,此刻恐怕已达到全音符三律的境界了!”

    “什么?全音符晋级竟然如此轻松!”陶谦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哈哈哈哈,我也没想到,自从跟了叶先生之后,晋级起来犹如饮水!”叶辰仍是不掩心中的喜悦。

    “应该是叶辰之前的积蓄得以释放,才致如此快速晋升!”叶湘伦跟着调笑道,“晋级大喜,岂不要好好庆贺一番?”

    “好!叶辰这就动手准备大餐,你们两个可要陪叶辰好好痛饮一番!”叶辰由于心情畅快,放下古琴后,便主动收拾起食材去了。

    接着落日的余晖,三人在美食刺激之下,共饮了一壶米酒,痛饮过后,三人便乘着夜色继续赶路。

    幸好,这个时代还没有查酒驾了,三人饮酒上路,一路飞速互飙,在天色还未亮时,三人便抵达了陈梁的边陲。

    刚刚踏足陈梁边陲,三人便感觉到凛冽的征伐气息。

    借着暗夜的火把,三人望见楚地附庸国之外的边陲上,搭设着无数的军帐,军帐之外,矛戈林立,除了大队的巡兵在营帐四周巡卫之外,仍有不少士兵彻夜操练,军队操练的声音响彻在整个边陲之地,仿佛让人看到不忍直视的杀戮。

    “将军,从曲皖运送过来的东西已到,将军要不要去看看?”三人在陈梁边城的甬道上正在蹑声行走,突然听到城墙之下的营寨外,一名头戴缨盔的将领参拜道。

    “果真到了?这战车究竟是何样神物!”一名衣甲庄严的中年大将听到参拜后,兴奋的道。

    “这战车可是出自公输班之手,李将军得此战车,必当如虎添翼,踏平楚国又有何难!”被称为李将军的将领身边,一名中年男子的声音引起了城墙之上叶湘伦的注意。

    “这人是苏牧手下的琴师?”叶湘伦回想了一会儿,终于辨出了对方的来头,大惊之下,立即对两人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借先生吉言,不过这战车其他两国可曾也有运送?”李将军听后,声音突然出现狐疑之色。

    “哈哈哈,鲍某明白将军的心思,这些战车可是军机绝密,未得到永安公和将军的授意,鲍某可绝不敢向外人透漏的!”姓鲍的中年老奸巨猾的笑道。

    “好!鲍先生真不愧是主公手下的得意人才,快,随李某一同去检验这战车是否真如所言!”李将军有些迫不及待的拉着身旁的中年。

    “永安公?看来这里是金陵国的营地!”叶湘伦回想起那天鲍先生和苏牧的对话后心道。

    说话之际,三人已顺着城下的道,向左方山脉陈列粮草的山谷处行去。

    等三人行远之时,叶湘伦才招呼两人跳出城外。

    “走,随他们去看看!”叶湘伦心中好奇,便示意两人潜入山谷。

    三人爬到山谷之顶后,发现山谷之内已经被火把照的通亮,三人找了个隐蔽之处藏身后,叶湘伦心的探头朝谷内窥伺。

    “果真是连弩战车,难道绍元琴师遭遇不测?”看到一台台雄壮的连弩战车,正是墨门的不传秘器,叶湘伦心中惊骇道。